青葱岁月


  鞠迎春
  我对德州那座城市有一种特殊的情感。1994至1997年,我三年的中专生活就是在那里度过的。
  那一年,怀揣着梦想和憧憬,带着农村孩子的质朴无华,我走进了德州农校的大门。一座座高大的教学楼顿时屹立在眼前,巨伞一样的悬铃木,整洁的大操场……这一切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说是颇具冲击力的。
  一群十几岁的毛孩子相聚在一起(德州地区各个县市的都有),当时的学校宿舍条件还很差,一间屋安排八个床位,上下铺,很拥挤。说来也巧,我们宿舍的这伙人,同岁的有好几个,按生日大小,我排行老三,老四姓赵,大伙都叫她“赵四小姐”。一群脾气相投的疯丫头时常会闹做一团。
  宿舍楼在校园的最后面。食堂离宿舍区比较远,偌大的食堂,每天都要供应上千人的伙食,排队打饭就成了让人头疼的苦差事。于是宿舍的人自发的排班,俩人一组,负责打全宿舍人的饭菜。每到开饭的点儿,每人手里都要摞好几个快餐缸,小心翼翼地行走在食堂和宿舍的路上。现在想来,那也真是个技术活儿呢!两毛钱的馒头,一毛钱的粥,五毛钱一份的大锅菜,一顿饭下来还花不了一块钱。现在想来都有点不可思议。
  一到周末,情形就迥然不同了,很多离家近的同学都回家了,就像初飞的燕,迫不及待要飞回老巢。我却是个例外,一是因为坐车回家不方便,另外也是为了节省回家的路费,我几乎很少回家。也是在那个时候,我才真正体会到了想家的滋味。小时候盼着长大,总向往外面的世界,长大离开后才明白,一个人根在哪里,家就在哪里。
  每到此时,“赵四”总会留下来陪我。我们一起去逛街、去闲游,德州的新湖公园、夜市的广场小巷,处处留下了两个傻丫头的身影。还有手抓饼和肉火烧的味道,更是深深地印在了心里,若干年以后都不曾遗忘那个味儿。
  发生在我身上的那件囧事也是至今难忘的。
  一次,在宿舍里,一位舍友把我的眼镜失手碰到了地上,镜片碎掉了。按常理,这是个很平常的小事故,但当时的我竟哭了,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,呜呜大哭……那是怎样一种情景啊!
  事后,就为此事她们笑话了我很久。然而谁能体会那副眼镜在我心里的份量呢?那是我上初二的时候,眼睛近视,父亲骑着自行车驮着我去省城配的眼镜,就是因为他打听着那里的配镜技术好,不伤眼睛,那么远的路,他甚至都不舍得为自己买瓶水……
  那些年的青葱岁月,哭过,笑过,打过,闹过。往事如烟,那座城,那些人,那些物,那些美好而朦胧的情愫终究淡化成了一朵云,在辽阔的星空里变换着姿态,而我们就是在那片星空下成长起来的。
  如今,我离开学校已有二十余年,可否还会有人记起当年那个戴眼镜的高个子女生呢?

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德州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德州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德州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

※联系方式:德州新闻网 电话:0534-2562862 电子邮件:dzrbxww@dezhoudaily.com

龙虎斗玩法